2017年11月,前任“梅州首富”朱孟依的大儿子朱一航发了条微博:“S8.EDG加油”。

  “加油”时常并不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词汇,它往往代表着失败或尚未成功。那一年,EDG第五次失利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。彼时的S8冠军,属于另一个前首富之子——王思聪。

  比朱一航心情更复杂的,是一个叫姚金成的江西富二代。尽管他的父亲号称“上饶土皇帝”,但在RNG败走S8赛季后,作为战队第二任老板,姚金成还是被喷成了翔。

  后妈本就不好当。

  早年间,在“比你有钱还比你努力”系列之王校长的带领下,一批富二代欲摆脱父辈标签,纷纷入局电竞产业。后来,电竞俱乐部卖的卖,解散的解散。富二代回去继承家产了,剩下职业选手独自黯然。

  最近几天,电竞圈又嗨了。原因是2021年英雄联盟S11赛季,陪跑多年的EDG终于夺冠。朱一航虽然不用再说“加油”了,但是电竞行业距离自力更生依旧任重而道远。

  -1-

  11月7日凌晨,生活在北京石景山区的小米毫无睡意。她接连发了两条朋友圈,一条是“北京下雪了”,一条是“EDG YYDS”。

  当晚,电竞粉摇旗呐喊,官方卡点“恭喜”,微博词条“EDG夺冠”的阅读量接近30亿,羡煞一众公号小编。上了年纪的网友,一边百度EDG,一边感慨万千:“上次看到这么热闹的场景,还是国足打进世界杯……”

  事实上,在竞技体育中一直有条隐形鄙视链:西甲、德甲球迷看不上英超球迷;英超球迷看不上中超球迷;足球迷看不上篮球迷;而所有传统体育迷看不上电竞迷。

  中国队首次入围世界杯的2002年,电子竞技还像一个“孤儿”,尚未被国家体育总局纳入体育运动项目之列。彼时,在网吧玩游戏的学生都是“坏小孩”,如果被现场抓包,是要在学校大会上被“批斗”的(别问我为什么知道,问就是被批过)。

  然而,电竞和传统体育项目其实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  篮球的诞生,是因为冬天太冷学生只能在室内上体育课,一个叫奈史密斯的体育老师把篮子绑在杆子上,让同学们投篮打发时间;鼻祖级游戏《PONG》的诞生,也是为了打发时间,电气工程专家艾伦研发的一个类似乒乓球的游戏。

  电子竞技的商业化发展,得益于韩国金融危机。

  上个世纪90年代末,韩国大型工业企业接二连三破产,大量人口失业在家。刚好,美国暴雪公司发布了一款对战游戏《星际争霸》,于是韩国政府开始大力发展电子竞技,游戏节目、各类赛事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。

  韩国这么多年轻人玩游戏,家长不担心他们的前途吗?韩国游戏解说丁一熏解释到:“通过电竞,韩国造就了很多明星,选手赚了很多钱……在韩国,我们做了青少年最想做的工作的调查,排名第一的是职业玩家。”

  这也是为什么韩国在游戏领域一直都很牛掰的原因。

  刚结束的英雄联盟S11赛季,四强选手除了EDG,其它三家战队全部来自韩国。英雄联盟S3—S7赛季总冠军也全被韩国收入囊中,以至于英雄联盟总决赛一度被调侃为“韩国队内战”。

  职业电竞来到中国,已经是2005年。

  彼时,国家体育总局召开CEG(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)组委会年度会议,来自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10个省市的俱乐部签订了职业化协议。

  一名游戏ID为“SKY”的电竞选手李晓峰,征战“电竞界奥运会”WCG(世界电玩大赛),并获得魔兽争霸项目冠军,成为该项目夺冠的中国第一人。

  李晓峰让不少职业选手看到了希望,也让不少80后、90后富二代们看到了钱景。

  -2-

  2011年6月,第一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瑞典开打,冠军奖金10万美元。这次比赛,高峰期超过20万人同时观看,创造了电竞史上直播观看人数的最高记录。

  那一年,胡润富豪榜上最有钱的10个中国人,搞房地产的占了4个。王健林的财富值较上一年又多了100个小目标——以450亿元身家位列中国第六大富豪。

  不像其他被父母“藏起来”的富二代,从英国留学回来的王思聪“高开高打”,先是在微博上炮轰汪小菲母亲造谣,一炮而红;而后又高调宣布5个亿入局电竞行业,“强势进入,整合电竞”,气势不能输!

  小王收购了因资金链断裂即将解散的DOTA战队CCM,重组创办IG电竞俱乐部。又花大价钱从LGD俱乐部挖来4名队员,身体力行解释什么是“能拿钱解决的事就都不是事”。

  2012年,王健林身家已经排到第2位。王思聪带着他的IG第一次参加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,彼时,S2赛季的冠军奖金已经攀升至100万美元。不过,IG并没有进入四强。

  一年后,老王拿下首富的宝座,小王的战队却吃瘪了。以至于在现场观看S4赛季对决时,王思聪当即立下flag:IG不进S5,自己吃屎……

  S3、S4赛季,中国赛区涌现出几支新战队,比如OMG战队和后来的S11赛季冠军EDG战队。OMG战队的老板叫侯阁亭,曾经的“养猪第一股”雏鹰农牧实控人侯建芳之子。那个时候,也是雏鹰的高峰时刻,市值一度接近300亿元。

  王思聪创建IG战队的时候,侯阁亭也曾组建过RM战队,不过战绩很差,百度百科都没收录。2014年侯阁亭才收购了OMG俱乐部。

  在这期间,华鼎集团少东家丁俊成立了VG俱乐部;原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孙子孙喜耀收购了EHOME电子竞技俱乐部;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的儿子蒋鑫创办了Snake俱乐部;时任安徽首富王文银之子王玥创办了NewBee电子竞技俱乐……

  孙喜耀与王思聪关系不错,他私下称王思聪为“老王”。然而相比王思聪,孙喜耀低调许多:“老王还没结婚,所以他可以这么做,而且这是他的一种公关、宣传手段。并不是每个人都适用。”

  为了不吃屎,王思聪又开始砸钱引外援。结果喜人,IG不仅进了S5,还拿下了S8总冠军,这也是中国赛区第一支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冠军战队。

  比起老一辈的创一代,80后、90后的富二代们更擅长营销、搞气氛。

  S8赛季夺冠后,王思聪豪言,为每位选手准备了100万现金奖励,并在庆功宴上准备了一辆阿斯顿马丁用于抽奖。

  相似的套路出现在S11赛季夺冠的EDG身上。比赛打响前,珠江投资的一条微博就吸引了不少玩家注意——“老板,能不能夺冠就送房,每个队员一套!”随后,珠江投资又发文表示:“我们的项目动作很快,珠江未来城!”

  珠江投资的老板是朱一航的弟弟。好家伙,全世界这一下都知道珠江未来城了。

  -3-

  https://www.qwh168.com/与此同时,官方的态度也在改变。

  2016年4月,国家发改委发布了《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》。其中提到,在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和对青少年引导的前提下,以企业为主体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。

  一年后,电子竞技被文化部写入“十三五”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——支持发展体育竞赛表演、电子竞技等新业态。

  城市也开始争夺电竞人才。

  杭州下城区推出“电竞16条”政策;北京发布《关于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》,支持举办高品质、国际性的电子竞技大赛;西安电竞企业最高可奖励一个亿;上海力争3-5年欲建成“世界电竞之都”……

  时机似乎已经成熟。

  “势在必得!”2017年11月,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君创建了V5战队;趣加创始人钟英武则创建了FPX战队。后者曾拿下英雄联盟S9赛季全球总冠军。

  产业资本也开始布局电竞产业。从2016年开始,苏宁、滔搏、B站、华硕、京东、李宁、微博、快手相继成立了自己的电竞战队。

  大厂为战队提供资金,战队的出色表现为品牌增加曝光与流量。

  拿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赛季来说,冲进决赛的苏宁战队SN虽然惜败韩国俱乐部DK(此前名为DWG),但在此前半决赛中与京东战队JDG相遇,制造了不少话题度,网友笑称这是京东与苏宁在电竞领域的短兵相接。七麦数据显示,S10赛季期间,“苏宁易购”APP的下载量明显提升。

  从某种程度来说,在“得年轻人得天下”的论调下,电子竞技的90后、00后用户也是大厂最想抓住的群体。

  2019年末,B站以8亿元价格拍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。仅在b站上,官方推出的S11总决赛直播便吸引了3.5亿人气。

  而英雄联盟,这款美国拳头游戏开发的https://www.qwh168.com/MOBA竞技网游,也已经改姓“马”了,马化腾的马。2015年,腾讯收购了公司剩余股份,实现对这家公司的100%控股权。

  据《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1年全球电竞赛事营收将达到10.84亿美元,到2024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6亿美元。

  这是中国电竞圈的狂欢,也是资本的狂欢。

  -4-

  就在EDG夺冠的前一天,杭州亚运会宣布电竞首次成为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,项目成绩也将计入国家奖牌榜,“英雄联盟”成为其中之一。

  然而,电竞行业距离自力更生还为时尚早。

  “因为投入很大,每天醒来就感觉亏了好多钱,每天一睁眼亏了好多钱。”FPX俱乐部CEO李淳曾对外表。

  电竞俱乐部最大的支出之一,便是人员的薪资支出。包括选手、教练等。战队越强,战队成员越出名,俱乐部的支出也越多。

  曾有媒体报道,今年S11赛季夺冠的EDG选手VIPER,薪资或达到了1500万元天价;而从韩国卫冕冠军战队DK加入到FPX的选手NUGURI,薪资或达到1800万元之高。

  这与普通电竞从业者没太多关系。电竞行业有个“0298定律”,意思是0.2%的人赚走了98%的收入。去摆地摊发财的概率,都比玩电竞高。

  EDG教练阿布在直播时透露,全联盟就只有EDG是赚钱的,因为老板开拓了很多业务,给了选手们很多保障。“其他俱乐部说赚钱都是骗人的!”他强调,EDG所谓的赚钱也仅仅是收支平衡而已。

  由于电竞俱乐部高度依赖投资人的输血,这也使得战队的命运与输血方的财富值息息相关。

  2019年,雏鹰农牧亏损退市,侯阁亭不得不将旗下俱乐部Snake卖给李宁回血;王思聪因为熊猫TV倒闭,名下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,IG俱乐部也跟着进入低谷期,不仅在国内LPL的赛场上输掉了一次又一次比赛,减薪、转会的传言也甚嚣尘上……

  一方面,富二代们早期的真金白银投入,推动了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;另一方面,选手薪金、转会费大幅提升,也带来了行业恶性竞争的乱象。

  知乎上有个话题,“王思聪对中国电竞有没有做出重大贡献”?点赞最高的评论里就提到了电竞圈频发的薪资纠纷问题。

  不仅如此,电竞圈大有饭圈化的趋势。

  今年5月,《英雄联盟》职业选手、IG战队的Jackey Love恋爱了。这本来是一条普通的电竞花边新闻,然而引发的风波颇有“爱豆塌房”的架势。

  “我当时的进入,现在看来有可能不是一个最理智的选择。”王思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,“因为我来了之后,导致很多有钱的富二代也都进入了这个行业,反而把这个行业炒得特别的高……”

  (完)

  举报/反馈